碰到牛马司镇政府一位领导杨某
2020-05-20 09:0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他们为什么不把垃圾运进填埋场?这要算经济账:牛马司镇如果全年垃圾全部进入填埋场,他们需要支付约17万元垃圾处理费。这对镇政府来说,是笔不小的开支。

“县政府决定,牛马司镇不得再在这个山谷倒垃圾了,所有垃圾都要倒到邵东县大型垃圾填埋场去,并向刘桥村受害最严重的5组村民支付1万元赔偿费。”蒋松云说。

原来,6月21日下午5点多,刘桥村有村民发现,牛马司镇的垃圾车在刘桥村后山山谷随意倒垃圾,便将车辆扣留。被扣的垃圾运输车,正是郭文祥等人的。

“一到夏天,刘桥村的蚊虫特别多,即使关了窗户,屋里还是能闻到臭味。”刘桥村5组一位村民说。

此事最终由邵东县政府出面协调。作为刘桥村党支部书记的蒋松云,全程参与此事协调过程。

垃圾车被扣,蒋松云告诫村民,“不要打人,不要破坏车辆”。村民们决定日夜轮流守车,希望牛马司镇政府派人处理此事。

因为垃圾运输车要经过刘桥村,牛马司镇每月向刘桥村支付1000元费用,“用于清除抖落在村道上的垃圾”。

从这一年7月份起,牛马司镇开始将垃圾送进跟刘桥村相邻的软塘村——邵东大型垃圾填埋场。

家里被砸,5岁的孙女吓得躲到床底下,赵秀莲鼻青脸肿坐在院子里。

傍晚5点55分,太阳偏西,正在地里干活的蒋松云听到妻子赵秀莲喊“救命”,他一路奔到家,傻眼了。

这个矛盾,引出一个有待解决的难题:城镇化进程中,人口越来越聚集的小镇,面对日益增加的垃圾量,该如何处理?本报记者方兴邵阳报道

然而,直到晚上也没有人来跟刘桥村人协调。部分村民卸掉垃圾运输车的两个轮胎,放掉其他轮胎的气,然后各自回家了。

9月15日,邵东县,蒋松云的身后是邵东县垃圾填埋场,因牛马司镇不愿出垃圾处理费,将垃圾倒在光华茶场,引发村民不满。图/记者方兴

牛马司镇“随意倾倒垃圾”一事,早在2008年5月份就已出现。

一场冲突,引出一个有待解决的难题:城镇化进程中,人口越来越聚集的小镇,面对日益增加的垃圾量,该如何处理?乡镇一级垃圾清运处理费从何而来?

邵东县牛马司镇将垃圾倾倒在该镇废弃的光华茶场,让相邻的宋家塘街道刘桥村受到污染,进而引发村民不满,出现冲突。

有人报案,民警来了,宋家塘街道办负责人也来了。赵秀莲随即被送到县中医院救治。

当年5月,牛马司镇的垃圾堆放在已废弃的光华茶场一个山谷里。这个山谷,犹如一个人张开的双臂,它的开口处,正是宋家塘街道办刘桥村。山谷东边约100米处,就是邵东县大型垃圾填埋场。

两年后的2010年6月,刘桥村人实在难以忍受恶臭,便向邵东县环保局投诉牛马司镇“随意倾倒垃圾”。

事发现场还有牛马司镇的郭文祥等。他们见蒋松云回来,便发动车子准备走,被村民们截停。

7月1日,在对方一直置之不理的情况下,刘桥村人向邵东县政府有关负责人反映情况,得到的答复是:下午牛马司镇会来人处理。

7月3日,邵东,之前连续两天的气象预报是“阵雨”,雨却没有下,刘桥村村支书蒋松云感觉有些烦闷。

蒋松云说,这笔钱,牛马司镇只出了3个月,“后来就没有再支付了。”牛马司镇的垃圾,后来也没有运进垃圾填埋场,而是继续倒在光华茶场山谷里。

6月初,蒋松云到邵东县建设局参加县里的拆迁协调会,碰到牛马司镇政府一位领导杨某,蒋松云向杨某反映牛马司镇乱倒垃圾污染刘桥村的问题,杨某说“应该没倒”。

刘桥村人的生活因垃圾被改变。“池塘里放养鱼,鱼死”,“地里的玉米,刚长出叶子就打蔫”,“我们打的喝水井,汲起来的地下水有一种难闻的杂味”,“最严重的是,村民下水劳作脚就会肿”,村民说。

他至今认为,如果不是牛马司镇政府面对事实“置之不理”,就不会有后来卸轮胎等事情的发生。

十多天后,蒋松云又在建设局碰到杨某,他再次向杨某反映“垃圾问题村民意见很大”,杨某依然否认“没倒”。蒋松云半开玩笑地说了句:抓到现行的时候,你们就会认账的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hhd369.cn湖北省天门市味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- www.hhd369.cn版权所有